×

热搜词

台州网> 文章> 正文

台州百味 | 台州的夏天,带着淡淡的草木香悄然来临

小锁子 2018-05-19 11:29

  浙江在线-台州频道5月17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罗亚妮)转眼,立夏已过,台州的夏天悄然来临。它,可以是一个日光明亮的蝉鸣午后,可以是蓝天白云,飞鸟,海浪,也可以是一个冰镇西瓜……


  而在小编的眼里,夏天,是可以吃进腹中的“缤纷”。




  八宝饭




  对台州人来说,八宝饭可谓是夏日甜品必备。这由糯米蒸出的美食,配上葡萄干、花生碎、罐头水果,就成了长盛不衰的畅销品。


  花生碎应该放多少,葡萄干放几颗酸甜又不会太过,浇八宝饭的牛奶又该是多少甜度,炼乳要冲多少水才好喝,糯米饭要怎么样才能蒸得软硬适中,口感糯又香?这都是一碗八宝饭美味得让人留恋的关键。



  路边的冷饮小店,大大的太阳伞下摆着白色的塑料椅,累了就在这里瘫一会,点一碗八宝饭,冰饮下肚,褪去暑气,到了归家的点,再拎一拎热得失散人间的魂回家,这才是台州的夏天呀。


  青草糊



  对夏天的记忆,最为深刻的是那碗冰冰凉凉的青草糊,带着淡淡草木香。


  说到青草糊,这款六七十年代是最常见的消暑饮品——用大雪碧瓶、酷儿瓶装起来的冰水、一桶青草糊、透明的一次性塑料杯、带点薄荷味的一杯水,老板是个老爷爷、老奶奶,总是笑着说:青草糊装杯弗!



  令人欣喜的,这种用草煎熬成的青草糊依然活跃在大街小巷。



  夏日里,蝉鸣声中,树荫底下,咕噜咕噜喝下一碗青草糊,幽幽草香里包裹着薄荷的清凉,连喉咙口都感到舒畅。


  石莲豆腐



  除了青草糊,台州人也离不开石莲豆腐。石莲豆腐的颜色,像清晨天空的颜色——那是天未透亮时,天空最常见的颜色,灰白,略带点青。



  石莲豆腐不是豆腐,它是一种石莲果实做成的饮品。


  最早得知石莲,是在鲁迅的百草园里——何首乌藤和木莲藤缠绕着,木莲有莲房一般的果实。



  这种野生的藤本植物在台州乡间极为常见,棕绿色,叶椭圆形,叶子厚实,背后有网纹,它是藤本植物,而藤本植物的攀缘能力自是一流,有时会攀墙头而上,有时又会绕树而生,乡间的院子披披洒洒,墙头爬满的有时就是这种木莲藤。


  木莲多年后结实才有籽,古人老早就知道木莲籽的妙用,拿木莲籽做木莲豆腐,不过,那时它叫冰浆,光听这诗意的名字,就觉得凉意沁人。



  石莲豆腐的加工方法比较简单,取石莲籽装在纱布中浸在冷水中揉捏,将石莲籽中的果胶完全融化到水中,待水泛粘稠泡沫,再加凝固剂凝结成冻即可。


  吃的时候加一些糖水,滴上几滴薄荷水,再撒上几粒芝麻,清香甘甜,清凉爽口。



  炎热的夏日里,捧上一杯晶莹剔透的石莲豆腐,甘甜清凉的淡淡清香迎面扑来,一杯入口,暑气顿消。


  桃


  浆


  每逢夏日,“桃浆,串串香”的吆喝声响彻大街小巷。



  旧时被用于石印、胶水的桃浆,在台州成为了不可或缺的夏日饮品。



  桃浆性微凉,清凉去火,每年夏天,家里的老人都会熬上一锅,放入冰箱,供家人解暑。


  想象一下,炎炎夏日,大汗淋漓地归来,舀一碗桃浆,盛放在白瓷小碗里,加少许蜂蜜,滴入几滴自制的薄荷水,吃起来清凉无比,似一眼冰泉灌入灵台,拂去满身燥热。



  台州人还有一个治咳嗽的小偏方,用的就是鸽子蛋炖桃浆。桃浆通透而晶莹,呈琥珀色,闻着有股质感厚重的清新异香。入口爽滑,甜而不腻,还有淡淡的桃气,玉白色的鸽子蛋浮于其中,犹如镶嵌在玛瑙中的一块白玉。喝一口,花的妖娆、果的浓厚、蛋的清香,似乎都在浆的凝结里面晶莹透亮着。


  灰青糕


  除了饮品,台州人尤其是临海人的夏天还有一个共同记忆,那就是一块其貌不扬的灰青糕了。



  从前,夏日的早晨,在临海的大街小巷时常可见喊着“灰青糕,灰青糕”的叫卖声。遗憾的是,如今贩卖的小贩越来越少,这声音也只停留在儿时的记忆中。



  灰青糕是台州特有的食品,在外地很难吃到。几百年来,每年新谷登场,乡间的农妇们开始做起了灰青糕,趁着早上的太阳还不猛烈,早早地挑着进城,卖完后,又匆匆的赶回家去。既满足了城里人的口福,又为自己挣回半年的零用钱。一天又一天,平静地认真过着每一天,没有惊天动地,只有朴实、勤劳和踏实。


  稻米和早稻秆是制灰青糕的重要原料。灰青糕的制作并不难,大致经历这样四个步骤:烧灰漉汁,浸入早米,经宿磨浆,舀上蒸笼。每一个步骤都是用时间熬出来的。



  烧灰,最不可思议的步骤。把早稻秆亦或是芝麻杆,用一把火烧尽。制灰青糕不可或缺的独特原料就是那把燃烧后的灰烬。


  把灰烬,用过烫水漉汁两次,并保证灰水中不存在渣滓。另外,沉淀的时长也会影响灰青糕的色泽。时间长,水清,糕呈正宗灰青色;时间短,水浊,糕色更暗。


  取早米,洗净浸入灰水中浸泡。在静置五到六个小时后,米粒渐渐吸水膨胀,接着将灰水米倒入磨浆机内,磨出灰黄色的米浆。



  接下来的步骤就是上蒸笼了,蒸笼每层都铺上稍大的四四方方的洁净布。一勺一勺把米浆舀起铺到布上,灰黄色的液体迅速流遍一整个圆蒸笼,摊为薄薄的一层,大约十五分钟就熟了。灰青糕祖祖辈辈传下来都是十层,每一层都要像第一次那样舀浆。


  洋糕


  冰冰凉凉、透着丝丝甜意、松松软软的洋糕,也是夏日美食界的宠儿。



  它由大米,蔗糖,水三种原料经过多道工序制作而成,乳白色的圆形,撒上白芝麻,入口香甜柔嫩。



  做洋糕的过程和工艺也十分考究。大米由好几种东北大米混合而成,加入酵母提前放置7个多小时。磨成米浆后,按照标准的重量倒入磨具里,撒上红绿色的丝瓜条,上笼,用慢火和中火蒸40分钟左右。



  如今这道糕点成了“不可遇”的美食,卖糕人喜欢踩着三轮车走街串巷沿途叫卖,将美味送至街边小巷。想吃,随缘吧!


  乌饭麻糍


  “乌饭麻糍买伐,乌饭麻糍买伐。”每每听到这熟悉而又久违的叫卖声,一股清香便在唇齿间弥散开来。


  农历四月初八,在台州,有吃乌饭麻糍的习惯。老人总说“吃了乌饭糕,蚊子不会咬”。临近四月初八这一时节,孩子就会提着篮子跟着大人兴高采烈的上山采乌饭叶。



  做乌饭麻糍必不可少的一种原料是乌饭叶,将采摘来的乌饭叶用石臼捣成汁后,把糯米浸泡在乌饭汁里一天。



  炊熟后的糯米乌黑发亮,然后再用捣臼捣成乌饭麻糍。



  被一层青黑色的外衣包裹着的乌饭麻糍,周身沾满金黄的香喷喷的松花粉。孩子们喜欢甜食就会在里面裹着豆沙,红糖,咬上一口,软软糯糯的。



  不难发现,无论是饮品还是糕点,台州人的夏日美食总是取材于大自然,带着淡淡的草木香,吃上一口,唇齿留香。


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投诉
收藏
×

投诉

投诉原因:

投诉内容:

2018-07-16

提交 取消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发表
加载中⋅⋅⋅
×
  • 密码登录
  • 验证码登录
立即注册
获取验证码
立即注册

使用第三方直接登陆

扫码登录

二维码已失效
请点击刷新

打开手机APP扫描二维码

扫描成功!请在手机上确认登录

使用第三方直接登陆

浙ICP备11007156号-1

Copyright©2017taizhou.com.台州网All rights reser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