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搜词

台州网> 文章> 正文

披荆斩棘44年

隧道 2018-09-14 17:02

陈大兵和女儿陈雪莲。  本报记者李昌正摄

三门六旬老人照顾痴呆女儿

沿着山路,一直开了20多公里。陈大兵说,“到了”,车终于在一处罕有人烟的路段停下。

一行人蹙着眉头打量着四周:公路一面是山壁,一面是悬崖,悬崖外是溪坑,三四十米的落差,山坡植被茂盛。

没有标识显示这有路。陈大兵翻过公路护栏,拿起割刀就准备下去。

在被草木阻碍视野的溪坑边上,陈大兵有一块地,他的覆盆子就长在那里。今年3月,覆盆子成熟。他收了晒干,卖了4000元。

这是陈大兵每年最重要的收入。他时常开着三轮车进山打理覆盆子,夏天正是锄草的季节。

但,他一连两个月没来了。

即将远行

盛夏,草木繁盛。两个月时间,足够它们占据原本的山路。

陈大兵的失职,是因为他怕出远门——他家有一个44岁的女儿,痴呆、癫痫,生活不能自理。

陈大兵应该离他的覆盆子很近。他原本住这附近,岔坑村。6年前,为了更好照顾女儿,陈大兵带着女儿移民下山。这个距离被拉长至一个小时的车程。

因为女儿的缘故,陈大兵不敢出远门,尤其在是闷热的夏天。他担心,锁门会把女儿闷中暑;开着门又不行,女儿可能跑出去。

陈大兵听说过,其他村有痴呆的孩子被家里人锁着。他不会这么做——陈大兵只得选一个气温清凉的时间段去山里,或者索性就不去了。

恰巧这次有车送他去山里,陈大兵寻思着,可以在天黑前回来。

他开始收拾,安排妥当这个家四五小时内所需要的一切。临出门,陈大兵左右巡视,瞻前顾后,生怕没有考虑到一些细节:

窄小房间一览无遗,角落的电视机放着抗战连续剧,时不时传出枪炮声;女儿陈雪莲坐在床上,目光呆滞,偶尔嘴角抽动几下。

一晃44年

陈大兵说,如果不是44年前的意外,他大概会选择在大山里生活一辈子吧。

44年前的一天晚上,陈大兵才三四个月大的小女儿陈雪莲突然高烧不退。由于交通不便,陈大兵第二天才将她送到医院,医生说可能会留下后遗症,让他回家细心观察。

高烧退了,但陈雪莲到两岁左右还不会走路,三四岁还不会说话,一家人又将她送到医院,结果被诊断为小儿痴呆。

陈大兵将女儿留在身边悉心照料。13岁那年,陈雪莲又患上癫痫,经常抽筋、口吐白沫。

癫痫需要用药。一天两次,一次两粒,一小瓶药100粒药丸能吃25天。陈大兵要出山买药,一晃44年,从4元钱的药价买到了现在的12元钱。陈大兵说,他买的药自己一担都担不下。

医院没少跑,偏方没少试,病不见好。起初还有老伴一起照顾女儿,1987年,老伴因意外离开了人世,生活的重担一下子落到了陈大兵一个人肩上。

老伴去世后,陈大兵既当爹又当妈,辛苦拉扯4个儿女长大。随着儿女相继成家,为了不拖累其他儿女,陈雪莲就由陈大兵一人照顾。

父亲慈爱

临走前,陈大兵拿起脸盆打了水,为女儿洗干净脸,随后又取来风油精,涂抹在女儿脖子、手上,轻轻地为她按摩放松。

每天帮女儿穿衣、洗脸、喂饭……事无巨细,陈雪莲留着一个西瓜头,也是陈大兵剪的,因为没有理发师愿意为女儿剪头。

这些年来,陈大兵没有出过一次远门,为了让女儿吃得安心,陈大兵没舍得为自己多花一分钱。照顾女儿起居的同时,陈大兵还细心揣摩女儿的心思,耐心呵护她的感受。

“她就跟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有时她想要做什么,但是又不会表达,就耍小脾气,不吃饭,甚至到处丢东西,你跟她说,她又听不懂,得自己琢磨到底怎么回事。”

这次出门晚,陈大兵提前给女儿喂食。他冲泡好麦片,动作温柔,眼神流露出一个父亲的慈爱。

“老爸这些年一个人照顾小姑子不容易,我们都跟他说有困难一定要告诉我们,但他为了不给我们增加负担,有事都自己一个人扛着。”陈大兵的儿媳柯卫菊说。

抓紧时间

陈大兵踏入树丛里,一个人走在前面。

虽然对此熟稔,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蚊虫、蛇、带刺的草不时侵扰,陈大兵顾不得这些,山里天容易黑,他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割刀被他挥得呼呼作响。

时间的确不多了。陈大兵已经67岁,两鬓斑白。由于常年劳累,除了颈椎病和肾结石,他的心脏也不太好。

山里的覆盆子、山下的女儿……陈大兵手上砍着草,嘴里念叨着这两个话题。

女儿需要他,44年,陈大兵把时间几乎都给了女儿。他也需要山里的覆盆子。

他奋力割砍,披荆斩棘,一路下去了。 

投诉
收藏
×

投诉

投诉原因:

投诉内容:

2018-09-22

提交 取消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发表
加载中⋅⋅⋅
×
  • 密码登录
  • 验证码登录
立即注册
获取验证码
立即注册

使用第三方直接登陆

扫码登录

二维码已失效
请点击刷新

打开手机APP扫描二维码

扫描成功!请在手机上确认登录

使用第三方直接登陆

浙ICP备11007156号-1

Copyright©2017taizhou.com.台州网All rights reser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