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搜词

台州网> 文章> 正文

因杂技与玉环结缘

酷酷的 2018-09-14 17:02

吕华(左)指导艺术团演员训练。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用鼻梁“顶”住困难

吕华是山东烟台人,从小爱好民族舞,17岁离开家乡,成为杭州歌舞团的演员。在歌舞团时,她开始学习杂技——顶技和晃圈。

和一些因为穷苦被迫学习杂技以求生存的孩子不同,吕华完全是出于兴趣。因为有舞蹈功底,她的平衡感与柔韧度都非常适合这两项杂技。晃圈和顶技的视觉效果很美,但难度也非常大。

顶技分为中国传统的技艺和改良后的新顶技。吕华练的是新顶技,这一类顶技有的是用下巴顶,有的是用额头顶。

“我练的是用鼻梁顶。”吕华笑道。

无论是哪一种顶技,很少有女演员愿意学,因为无论用哪个部位顶,都会不同程度上造成五官的变形。她记得当她选择鼻梁顶技时,歌舞团的老师提醒她,“你要慎重考虑”。

这句话反而让她更加坚定。“那时候年轻嘛,就喜欢挑战难度。”

她不仅选择了鼻梁顶技,而且选择了难度很大、堪称奇观的“烛光灯塔”。

“在鼻梁上支上一个支点,上面放复合板,在板上放上二十个高脚杯,再放有机玻璃板,总共三层,其中一层要放上彩灯,远看就是一个灯塔的样子。”

这项表演的卖点是“一心三用”,顶着重物保持平衡,同时自己一个个摆杯子,腰部还要晃圈。在三层重物都摆放好后,还要完成下腰劈叉、站立的动作。

练习这项技艺,一开始要在复合板上放砖头,为了练习颈椎的承重能力。反复的练习,吕华的鼻梁不知磨破了多少次。万幸的是,她的鼻梁没有变形。

练习了一年左右,吕华就上台表演了,这是非常少有的情况。

除了顶技,吕华表演的晃圈,也创造了一个记录。她可以同时在手肘、膝盖、腰部晃动起216个圈。尽管这个记录后来被打破,但在当时为她赢得了极高的赞誉。

2003年,吕华和一部分杭州歌舞团的演员被玉环农业观光园邀请成为表演团队。彼时观光园只有自然景观,吕华和团员们的到来,为观光园带来了更多游客。稳定的演出活动,让一直在外漂泊的吕华有了安家落户的想法,她选择留在了玉环。

随着年龄增长,她从台前转向幕后,成为玉环漩门湾艺术团负责演员管理的分管领导,同时还成为了台州市曲艺家协会主席团成员。

她收获的不只是稳定的工作,还有爱情。她与玉环坎门的许先生结为夫妻,并在2009年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有了家庭,她彻底告别了演员的身份,安心辅导年轻人。

打造《玉环映象》

“工作的转变并不困难,因为我原来在歌舞团是副团长,管理演员团队是我熟悉的工作。”吕华坦言,真正难迈过的坎,是心态。偶尔在幕后看着年轻人用漂亮的身段获得满堂喝彩后,她心里会有一丝难抑的寂寞和不甘。

然而充实忙碌的工作,让她很快适应了新身份。

一台好的演出,不仅前期筹备繁琐,每一次演出都是完善的过程。因此排演一出大型演出,吕华和演员们基本没有“工作告一段落”的心理感受。

全长50分钟的歌舞剧《神农传奇》是观光园的保留节目,每周都会上演。这出戏的主角是伫立在观光园入口处的塑像——传说人物“神农氏”。全剧利用舞蹈、歌曲、乐器演奏、杂技等元素,共有50余位演员出演。

不同于普通的歌舞剧,因为舞台是在农业观光园,面向的观众是游客,因此《神农传奇》最大的特点也是难点,就是做到“雅俗共赏”。

“游客的群体构成非常复杂,男女老少各行各业都有,所以歌舞剧不能太高雅,也不能太儿戏。结合了舞蹈、器乐演出、杂技的表演,是为了满足不同观众的口味。”吕华说。

这一出戏成了漩门湾艺术团的保留节目,每当演到最后一幕,杂技演员用“绸吊”的形式表演“腾飞玉环”时,观众毫无例外都会大声喝彩,满场掌声。

让团员们骄傲的是,这出剧还受到了台湾观众的喜爱。

“每周都会有台胞坐游轮从大麦屿港来玉环游玩,他们的行程中基本都有到观光园这一项。《神农传奇》通过口口相传,已经成为台湾同胞来玉环特别期待的节目了。这给了我们很大的成就感,也是我们完善表演的动力。”吕华说。

漩门湾艺术团最新的力作,是大型舞台剧《玉环映象》。

“这出舞台剧,编剧兼总导演是我市著名导演杨升。舞台剧的主要内容是展现玉环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我们的歌舞演员为主,结合不同非遗项目的传承人上台进行串联演绎,包含了歌舞童谣、情景表演、说唱曲艺等形式,排练了近四个月。”

因为是由艺术团演员与非遗传承人共同表演,排练的工作量很大。一来要配合非遗传承人的时间,二来互相磨合也需要一个过程。除此之外,排练时间正逢盛夏,也让演出团队经受了极大的考验。“为了不影响观光园正常营业,我们都是挑天气最热、游客最少的时候排练。”

所有的努力,换来了《玉环映象》的好口碑,这让担任执行导演的吕华非常欣慰。

演员的代价

从漂泊的年轻艺人,到艺术团的管理人员,吕华虽然已经习惯了工作重心的改变,但她从没觉得自己年轻时那股“紧绷着的劲儿”松懈了。

和年轻的演员接触,管理他们的生活、工作,吕华并没把自己当“过来人”,很少用训导的口吻教育他们。因为她太清楚,这些年轻的身体需要承受的运动强度,在高强度的工作下他们又会有哪些情绪。

“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是因为热爱而选择了歌舞、杂技,一些孩子是因为需要一份工作才不得不站上舞台的。现在的年轻人不是不能吃苦,而是不那么愿意吃苦了。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就不如我们,他们的心思更活跃,当他们知道你是为他们好,也在帮助他们获得更好的回报,他们自然愿意坚持。”

很多时候,表达能力极强的吕华不必循循善诱,只要她站上排练舞台,对年轻人就是一种说服力。

自山东烟台离家学艺,在杭州的杂技舞台上展示过绝技,现在成为“新玉环人”、艺术团管理人员,吕华的履历就是很好的表率。

17岁之后,因为演出在外,她就没有回烟台过一个春节。更让人感叹的是,在玉环组建家庭以后,她也没能和丈夫、公婆吃过年夜饭。因为演员这个职业,没有节假日,大众的节假日,就是他们最忙碌的日子。

“我很感谢丈夫一家人对我的理解,有一年他们为了让我不分心回家,又能和大家一起吃年夜饭,特地在观光园门口的酒店订了桌子。虽然只有吃一顿饭的时间,我真的非常感动。”吃再多的苦,吕华都很少流泪,但家的温暖,还是让她内心柔软,眼眶泛红。

“在以前表演‘烛光灯塔’时,我是哭过的。”她回忆。

那一天,表演非常顺利,然而这项顶技需要她长时间仰头直视上方,不能眨眼。虽然灯光师已经遵循表演需求,没有让灯光刺激到她的视线周围,但等到吕华完成表演,低头平视舞台时,还是因为视觉疲劳导致眼前一片漆黑。

“谢幕时,眼泪止不住地流,那是眼睛自我保护流的泪。我尽全力找台阶下舞台,还是听到脚踝发出‘咯噔’一声。”回到后台,她发现脚踝肿得像个球。可是接下来几天的表演,她还是接着上。

因为没有及时休息,她的脚踝每到冬天、阴雨天都会酸胀,但她上台表演时的笑容,从未因此改变。

“做演员,要收获掌声,就要付出代价。”吕华笑着说,“这是我自己选的路,我很愿意继续走下去。” 

投诉
收藏
×

投诉

投诉原因:

投诉内容:

2018-09-22

提交 取消

评论

登录后参与评论
发表
加载中⋅⋅⋅
×
  • 密码登录
  • 验证码登录
立即注册
获取验证码
立即注册

使用第三方直接登陆

扫码登录

二维码已失效
请点击刷新

打开手机APP扫描二维码

扫描成功!请在手机上确认登录

使用第三方直接登陆

浙ICP备11007156号-1

Copyright©2017taizhou.com.台州网All rights reserver